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他乡客呓语(二十二)  

2010-11-13 17:47:15|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女性

        据说,上帝在造人的的时候,怕亚当太过于寂寞,就再造了一个叫夏娃的女人。当然,上帝也不是万能的,否则,他怎么就没有提前想到这一点呢,等到想到的时候,恐怕是没有好的具有独立性质的材料了,所以就地取材,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制作了夏娃(也许是上帝故意如此,因而,上帝只是男人的上帝!),于是,女人便这样生成了,人们都记住了这一点,女人是用男人的一根肋骨造成的,是男人某种属性。对男人而言,缺少一根肋骨,似乎也不完满,但并不是很要命的事情,他的体征还是很完满的,而女人就不同了,她的所有的一切,意味着只是男人的一根肋骨而已。失去了肋骨,她将失去一切!

    也许,神话只是某种迂腐的附会之说,是为男权提供某种原型,亦或某种其赖以支撑的理论基础,但事实上,现实又是怎样的呢。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庸而已!

    从理论上来说,女人若想获得真正的独立,成为彻底的人,最根本的,应该是将那根肋骨卸下来喂狗!哪怕有些气喘吁吁,甚至奄奄一息也行!因为女人必须把这一具有男权意识形态的神话揭穿,还给自己一个具有独立性质的特征。

    法国作家梅里美的小说《卡门》的主人公吉普塞女郎卡门的真正意义在于其宁死不屈的独立,也许,吉普塞人的民族特性可能就是如此,他们宁可自由,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这种真正的独立不羁令男人恐怖,另女性瞠目。但却尤其具有特别的意义。它是另外一种价值!也高于一切价值!

   

他乡客呓语(二十二)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