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燕子矶琐记(二)  

2010-12-06 20:40:13|  分类: 散文音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站在燕子矶头的时候,看着滚动的江水,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上课。

    在南京大学读书,有几位老师的课是一定要去听的,当然,也可能因人而异吧。其中之一便是张一兵老师了。

    张老师是名人,与我并不相熟,我也只是座位上的一个罢了。之所以对张老师的课印象深刻,并不是说因为他是名人,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仅仅也只是鼓了两次掌而已,一次就是昨天下午的课堂上了。而是因为,在他的课堂上,我曾经被他的语言向锥子一样一次次地刺痛过,这种锥刺之痛,并不是真切的皮肉之苦,而是一针深深地扎在了心灵之上。

    那是星期六的课吧,张老师特地从北京飞回来授课,我去得晚了些,但刚好赶上讲课。平时本就不多的听众,今天似乎更少了些。

    那次课,张老师主要讲的是马克斯·韦伯的思想,其科层化、祛魅以及“铁笼”这些概念,以前也接触过,所以接受起来并不是怎么困难。他说,这些现代社会所具有的特征已然形成了一个具有自我运行机制的一个机器,一个怪物,正是这个机器怪物控制着我们,这些是这个社会的常态,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都已经或者将被夷平。在现代社会,你越有个性、越有情感,越有心灵,你就会越痛苦,因为你有抗争,你并不愿意就此屈服而成为一个“笼中物”!

    讲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到被人重重地一击,整个脑袋都大了起来,赶忙低下头去,若无其事地整理着书包。其后他大概讲的是坚持个性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吧,等到大家都散了,我才走出了教室,一个人找了一条偏僻的小路,往回走。可是,一时被击穿的心情总是不能平静下来,而灵魂似乎也不能完整地得到还原,好在此时人烟稀少,没有人看见我的窘境,自然无人窥到我外泄的灵魂了。

    此刻,看着悬崖,看着东流的江水,想到那些穷途末路之人或者张狂失志之士崖上一跃,一了百了,真的就此可以解脱了。是的,从此没有了情感、没有了个性,也就没有了痛苦,这勇敢的纵身一跳,与世俗世界的抗争也就消失殆尽了,他们真的勇敢么?当然,能够直面死亡的人,的确称得上勇敢,但是,比起那些依然欲图保全人之为人的价值的坚韧地生者,求死太容易而求生又何尝其艰难!死者长已矣,但如果死去的意义尚不能得到纯粹的理解,生者的存在也可能死得更久。

   对于清醒地活着的人而言 ,即使肉体被世俗挤压成为粉末,挤碎就挤碎吧,但那一团血肉,也一定会烙上自我的印记。

                              曲江夜雨5日速成于燕子矶,6日整理于鼓楼

燕子矶琐记(二)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