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康德的美学与电影《阿凡达》  

2010-06-20 15:30:05|  分类: 艺之思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论从视觉享受上,还是从情感感觉上,电影《阿凡达》都取得了空前的成就,数字技术为人们带来的视觉狂欢也使人们感受到了未知世界的奇异的美,人们在感谢导演的时候,真正应该感谢的似乎是那群人的超乎寻常的想象力!

实际上,就《阿凡达》的主题而言,并不能够算得上新颖,只是以往殖民主义者侵略与掠夺史的翻版,而且,即使外星人们最后的胜利,也只是西方殖民主义者话语之中的一种,这种胜利,无非是一种再绝妙不过的幻想和今天依然存在的殖民主义与后殖民主义的一种宏伟叙事!

在当代西方的话语之中,似乎理性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的阶段,或者说,已经走投无路了,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的第三代传人的哈贝马斯却不这样认为,理性依然有救,依然是一样为完成的工程!实际上,电影《阿凡达》也正展现了这样的一个主题,依靠理性的自觉的觉悟——完全是西方理性传统当中的部分人的觉醒,或者一部分“叛变分子”出于对于受殖民者的同情——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被压迫者要依靠别人的良心发现或者别人的人道关怀来实现自救!

人类社会的贪婪是其最为根本的属性!哈贝马斯的坚信似乎来自于康德,因为在康德那里,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设置了限度,理性有其限度,有其不能超越的东西存在于世。纯粹理性一旦进入道德实践领域就应该为实践理性所取代,但实践理性终究能够勒住人类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贪婪的缰绳么?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最后的答案,理性不能!

也许康德似乎早早地看到了人类的弱点,所以他的确提出了一些东西,为理性设限,但实际上,这种设限是软弱无力的,它依赖于人的理性的自觉,这种依赖于理性的自觉终究是从其内部设限,通过理性内部的斗争来达到良心最后的觉醒!

这一设限即在于康德对于“物自体”概念的提出和设定。在康德看来,我们所认识的世界只是其表象,现象而已,我们并不能深入到“物自体”的内部世界之中,所以,对于“物自体”,我们只能可想而不可知,这是一个不同于我们的独立自足的世界!出于道德的目的,或者理性的角度,我们与他们处于平等的地位,也许应该尊重它!通俗一点说,就是电影《阿凡达》中纳威人的世界。但实际情况我们也看到了,矿藏或者说利益开启了人们的贪欲。以树为家的纳威人的家园被摧毁了,也许家园可以重建,也可以在别的任何一个地方,但家园仅仅是一种人们寄生于其中的形式么?并非如此,这些形式已经注入了文化的元素,象征符号的摧毁必然意味着生命之中某些东西的消亡!形式是生命文化得以延伸的象征!

也许康德的美学太纯粹了,换句话说,太理想了,正是这样,才反映了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不纯粹、不完美以及世俗、虚伪和贪婪!

可惜的是,康德的后来者们似乎极为反感这一不可知的“物自体”的概念,他们始终认为,在他们看来,理性是万能的,能够实现人类的理想,于是,在他们(谢林、黑格尔等)那里,“物自体”终于被矛盾的逻辑演进消灭了,从这点看,哈贝马斯似乎更是黑格尔的弟子!

如果比较来看,电影《阿凡达》就有点像西方理性的逻辑推演的历史,纳威人的胜利,终究是纳威人文化本身的胜利,还是理性的胜利,答案本身就已经包含在其中了。

                           2010/6/20

康德的美学与电影《阿凡达》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