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追寻卡西埃托(2)  

2011-11-12 19:18:33|  分类: 翻译(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众多的笑话之一了。只是大家在取笑奥斯卡罢了。至于比利·鲍·瓦特肯斯,还有更多的笑话,在战场上他被吓坏了的样子,那才着实可笑。另外的笑话是关于迪森特里中尉了,还有保罗·柏林的超级坏脾气的笑话。有一些笑话是关于吉姆·皮德森常常戴在身上的基督明信片上的图画和斯丁科的金钱癣的,以及布弗的充满了来世观念的钢盔。有些笑话跟卡西埃托有关。他像一颗子弹样不喜欢说话,斯丁科说,那种沉默的样子就像捂了一个月的牡蛎的臭屁,哈罗德·莫尔非这样说。

在十月份接近月底的时候,卡西埃托离开的战场。

“他走了”,多克·伯雷特说,“搞分裂,逃跑”。

科尔森中尉似乎没有听见伯雷特的话。他已经老得不能再老以至于胜任中尉这一职务有些勉为其难了。他的鼻子以及面颊的血管坏掉了。他的背就给人一种虚弱的样子。也许他可以提升到上尉,再升到少校,但是,威士忌和在朝鲜和越南的14年阴暗的日子已经宣告终结了这一切了。现在,他仅仅是一个生了痢疾的老中尉罢了。

在塔里休息的时候,除了绿色的短袜和内裤之外,他赤裸裸地躺着。

“卡西埃托”,多克反复地说,“这孩子离开了我们,我们要分为几部分才好啊。”

中尉并没有坐起来,一只手捂着腹部,另一只手挡住刺眼的红光,他的眼睛有些潮湿。

“他去了巴黎”,多克说。

中尉将嘴唇靠近了红色的光,深深地呼吸,但他的胸部并没有动。手腕和大腹便便的胃没有明显的生命体征。“巴黎”,多克不断地重复着,“是他告诉了保罗·柏林的,柏林告诉了我,我转而告诉你。长官,您是真正的核心啊,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肯定是走了,打点行装走人了。”

中尉吁了一口长气。

在阴暗的光线中,蓝色的火焰火产生了音乐般的叹息,一团火焰闪烁在大佛的基座上 。“好美啊”一个声音说,接着,别的人也发出了叹息声。中尉无动于衷地咳嗽着,递给奥斯卡·约翰逊剩下的烟头,奥斯卡把烟头在脚趾甲盖上压灭了。

“巴黎?”中尉那浓重的地方音平静地说,“他去了巴黎?”

多克点了点头,并说:“是他走之前告诉保罗·柏林,柏林又告诉了我,我才告诉了你的,不要声张么,长官。”

科尔森中尉长叹了一口气,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站起来,僵硬地坐在一罐斯特诺前。然后点燃了斯特诺,把手放在火焰的后面,腰弯向前方取暖。外边,雨一直下着。“好”,这个老男人说,“让我们来把这件事情搞个清楚”。他依旧盯着火焰。

“伎俩往往会使事情变得更加清晰。我们一步一步来。你是说巴黎么?”

“我敢肯定。长官,他告诉的柏林,然后——”

“柏林?”

“柏林就在这儿,长官,是他”。

中尉抬头看了看。他的眼睛呈亮蓝色的,有些潮湿。

保罗·柏林生硬地笑了笑。

“咦”。

“长官?”

“哦”,这位老男人摇着他的头说,“我竟以为你是沃特”。

“不,长官,我不是沃特”。

 

                                         《追寻卡西埃托》第2页,曲江夜雨译

 

 

 

追寻卡西埃托(2)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