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那年那月那日  

2011-04-08 21:07:18|  分类: 散文音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是十年前的光景吧,当我们三个人像偷渡者一样潜入上海开往西安的列车的时候,那颗漂流的心才渐渐安顿下来,恨不得一眨眼就到西安。尽管我们已经身无分文,狼狈不堪了。尽管衣服已经至少半个月没有洗了,呵呵,尽管连脸也不要了吧,因为我们的脸可能就像掏煤的工人兄弟的脸,简直就是个大花猫了。就这样换算顺利,没有人查票,感谢列车员同志,感谢社会主义,象我们这帮逃票的大学生,夹着一个学生证,竟然敢扒火车,竟然去闯上海滩!我们以为自己是许文强呢。呵呵。

        毕竟许文强还不至于饿死,而我们就不行了,从家里向母亲哄来的五十元钱,已经颗粒无收了。当我们坐在黄昏的黄浦江边的时候,看着潮水一阵接着一阵地卷过来,回家的心就像这水一样,一阵阵的。尤其是随着潮水卷过来的凉风阵阵袭来的时候,于是三个脏兮兮的像猴子一般的小伙子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回家!

        接着就发生了开头讲的故事。

        当列车经过淮河大桥的时候,那时候也正好事夕阳西下的时候吧,看见一个少年正划着一叶小舟,穿过淮河,在夕阳的映衬下,那少年全身都是金黄色的,带着的斗笠也是如此,记得以前看过一部电影,名字不记得了,南方的水乡的黄昏似乎就是这个样子,好像一曲缠绵而温柔的轻音乐,又像一幅美妙的山水画呈现在我的眼前,直到现在,我也记得清清楚楚的,也许那就是已经死去的水墨江南,也许,淮河还不算江南吧。

      这次来南京的时候,有同学盛情相邀去蚌埠游玩,于是便专程去看淮河,去寻找十年前那个水墨的江南。到了淮河边,水似乎没有往日那样澎湃的气势了,清瘦的样子,像一位穿着旗袍的小家碧玉。河岸边有几条较大的船,一时兴起,便独自一人跳上了船。

        船身摇晃了几下,突然一阵狗吠声起,眨眼间三条大狗窜了出来,天哪,我霎时间手足无措,急忙寻找可以防身的用具。船上的东西是捆在一起的,找不到可以赶狗的武器,眼看三只狗冲到了我的跟前。狗这么快,这么胆大,也许是狗多了,互相壮狗胆的缘故吧。这时候,从船舱里走出一位妇人,她并没有呵住她的狗,一个劲儿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大声告诉她,先让她的奴才退回去好不好,她并没有理睬我,那些狗开始仗人势了,其中一个对着我的腿已经下口了,情急之下,我俯身在地上随便抓了一下,那奴才赶紧退了回去,我也惊出一身汗来。因为船距河岸尚有一叶木板的距离,首先必须把狗敢开,才能抽身而退。于是我使劲拽那捆在一起的一根竹竿,已经抽出来一部分了,那些奴才开始退到了与我大约三米远的地方,我纵身一跃,离开了甲板,站在了木板上,那些狗们便窜到船舷便狂吠起来。我迅速地上了河岸。

        十年前的那个少年,肯定已经长大了,就像鲁迅见到闰土的心情,时间总是一个催命的先生,清算者我们生存的日子。那个水墨的江南,也许就是这样死掉的了

       

那年那月那日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