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女性之美——《百年孤独》解读之一  

2015-07-18 16:33:19|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索菲娅

    她的全名是圣索菲娅·德拉佩德,至于为什么要取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没有人知道,马尔克斯在小说里也没有透露。她是阿卡蒂奥的母亲皮娜——当然他并不知道——用自己毕生的积蓄换来的,一半给了小姑娘,另一半给了她的父母。这样,每天晚上,这个圣索菲娅“就像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他那暖和的腋下了”。等到阿卡蒂奥担任镇上的军政长官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这就是俏姑娘蕾梅黛丝。可是,没有过多久,阿卡蒂奥被敌人抓住枪毙了,乌苏娜这才不得不将这孤苦伶仃母女俩接回家。

    阿卡蒂奥死后,圣索菲娅生了一对双胞胎,即阿卡蒂奥第二和奥雷连诺第二,此后,她就投入到养育孩子和忙家务以及照顾越来越老的婆母乌苏娜的事业中了。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就像她当初来到阿卡蒂奥的身边,来到布恩蒂亚家族的家里一样,没有人看重她,尽管她曾经是俏姑娘蕾梅黛丝的母亲,也是这个家族的香火得以能够延续的双胞胎的母亲,依然没有人看得起她,而且,就是她的儿媳——奥雷连诺第二的妻子菲兰达也经常把她视作仆人。实际上,她真的也就是一个仆人,当乌苏娜尚未年老昏聩时,所有的事情,乌苏娜做主了,轮不到她,包括那两个她亲生的瞎折腾的双生子。等到乌苏娜自己都不能自理生活时,儿媳菲兰达呈现出这方面的强烈的欲望,她只需要尽自己的义务就是。比如,临终的乌苏娜的身上布满了可怕的水蛭,人们已经来不及把她抬到神父那儿去了,圣索菲娅就用烧着的木头烧灼它们,把水蛭一个个地除掉。

    作为母亲,圣索菲娅似乎并不知道怎样去教育这两个相似得连她都辨别不清的喜欢瞎胡闹的双胞胎兄弟,甚至自己的女儿,她只是供给他们吃穿,当他们有危险时仅仅通过藏匿的方式保护他们,她不具有自己的祖母乌苏娜那样的魄力———管理家务和教育子孙的能力。按理说,当乌苏娜老去时,她应该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接过乌苏娜的重任,管理这个“疯人院”,使它能够得以延续下去,并且使它永远有钱花。可是,她的儿媳还没等她老去,也没有等乌苏娜死去,就已经接管了这个家族的一切。对这一切毫无怨言甚至视而不见的圣索菲娅只是当好自己仆人这个角色,直到她老到不能再老的时候。

    乌苏娜死了,儿子们也老了,虽然他们依然还象以前那样喜欢胡闹,甚至依然在重复着他们祖辈的命运,孙子们也大了,这一切似乎已经与她没有关系了,甚至她自己都觉得跟时间也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圣索菲娅也老了。当她将先他而去的双生子埋葬了之后,这一感觉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这个挑了五十多年家庭重担的女人,从来没有对谁有一句怨言。尽管她为这个家族养育了天使一般的蕾梅黛丝和古怪的双生子,尽管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给了孩子们,尽管他们未必记得自己是她的儿子和孙子。可笑的是,唯一记得圣索菲娅的人,并不是布恩蒂亚家族的人,而是一个他们始终瞧不起的妓女一样的人——这就是奥雷连诺第二的情人佩特娜,尽管她们一生从未谋面。在那些困难的日子,佩特娜用出售彩票得来的钱悄悄地资助圣索菲娅,能够让她有一套体面的衣服,一双优质的鞋子,以便她能够穿着它们毫不羞愧地上街。

    但即使儿媳菲兰达把自己的婆母视作仆人的时候,圣索菲娅也从来不见怪,尽管旁人多次向菲兰达强调圣索菲娅是什么人,菲兰达从不以为然,而圣索菲娅也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从属地位感到过苦恼。她从少女时代就生活在这座房子里,或者说兵营里,她熟悉它的每一个角落,她热爱它。她每天会象一个巡视员一样查看房子的每一个角落,以便使它保持干净。可是,自从乌苏娜死后,圣索菲娅突然之间泄气了,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她的老态龙钟、精疲力尽了,而是因为这座房子已经比她自己还要老朽不堪了,房子里再次出现了小黄花,到处都是蜥蜴,圣索菲娅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应付大自然的这种冲击,尽管她一再努力,用石灰、用杀虫剂,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并且,新的灾难也出现了,房子里又爬满了侵蚀一切的红蚂蚁,孤军作战的圣索菲娅实在无能为力了,就把自己换洗几件衣服打成包裹,准备离家出走了。

    圣索菲娅自从双亲去世以后,在马孔多跟任何人没有联系,也从没有收到过一封来自别处的信,出走的时候,带着仅有的衣物和一生积攒的一点积蓄:一比索二十五生丁。她的曾孙子奥雷连诺·布恩蒂亚“从窗口望着她在年岁的重压下,伛偻着身子,拖着两条腿,慢慢走过院子;望着她把手伸进篱笆门的闩孔里,又随手放下了门闩。”从此再没有人见过她,再也没有听到她的任何消息。得知圣索菲娅出走后,儿媳菲兰达翻遍了家里所有的箱子、柜子,把所有东西一件一件查看,确信自己的婆婆没有拿走任何东西,才开始一天的生活。

    圣索菲娅在这部小说里着墨并不多,也不是重点人物,如前所述,她既没有祖母乌苏娜那样的魄力,也没有儿媳菲兰达胡搅蛮缠的本领,在这个家族里,她只是默默地毫无怨言地尽自己的义务,像个仆人,当自己已经不能再尽力的时候,该是享受夕阳之乐的时候却毅然选择了老年出走。当然,遭受毁灭的家族这个时候已经出现了灭绝的迹象,也许是圣索菲娅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更多的,可能是她透脱的一种人生态度,从始至终,本来就一无所有,何必要求太多。她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来的,自然也不会忘记该怎么回去。

 

女性之美——《百年孤独》解读之一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