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百年孤独》解读之二:死亡叙事  

2016-08-29 15:27:26|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前文)

 

奥雷连诺上校的十七个儿子之死也是属于“意外”,前文说过,战争或者极端混乱的年代,意外也是一种正常。这十七个布恩蒂亚家族的子孙的意外实际上起因于他父亲奥雷连诺上校的一句话,就因此一句老朽之人的一句气愤不过的预言,便招来了杀身之祸。他们被人像兔子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地干掉了。他们死的时候,小的也不过刚刚九岁,大的已经成人了,在这前不久,他们的姑姑老姑娘阿玛兰塔还把他们的名字以及住址一个个详细地写在本子上,以免忘记呢。已经放弃战争放弃一切无条件妥协的奥雷连诺上校回到马孔多后,目睹了一切不合理的事情,已老之心却难以忘怀自己往日的叱咤风云,他后悔自己没有将社会的渣滓清理干净就放手。当看到镇上警察胡作非为的时候,他的肠子都要悔青了,年轻时候看见疯狗咬伤的妇人被打死,他都能振臂高呼,而现在竟然发生更令他难以忍受的事情:一个小孩子不小心把饮料洒到一个警士的衣服上,这个野蛮人竟然毫不犹豫地举起他手里的大砍刀把小孩子剁成了肉块,并且砍掉了欲图上前抢救孙子的祖父的头。当人们清理现场的时候,全镇的人都看见无头的尸体,一个妇人嚎啕着一手拎着脑袋,一手提着装着孩子骸骨的血淋淋的袋子。

正是看到这一景象,上校再也难以遏止内心的激愤,他发动三十二次起义,打了多年的内战,为的是什么!“等着吧”,他对着人群怒吼,“最近几天我就把武器发给我的一群孩子,让他们除掉这些坏透了的外国佬。”一个星期内,他的儿子们全部遭到了歹徒们的袭击。虽有一人侥幸逃脱,但最后还是被人跟踪者地找到,暗杀了。由于他们神情酷似他们的父亲,模样上一股孤独劲儿,加之当初他们的母亲们带着这些孩子认祖归宗的时候,布恩蒂亚家族的女人们喜出望外,便带着这帮孩子们到教堂去做祈祷,祈求让上帝能够护佑家族的兴旺和繁盛。神父拿来一碗圣灰,在他们的额头上画了个十字,以显示上帝的光辉,果然,上帝当真灵验,那些灰十子记号任凭这些孩子们和大人们怎样擦洗,都难以除掉,成了他们永远的标记,刚好,那些暗杀者就专门射杀这些带灰十子的孩子,而且枪法精准,每一个孩子的十字中心都有一个子弹洞。这些记号使暗杀得以成功。接到孩子们纷纷死亡的消息,奥雷连诺上校只能在愤怒和软弱中无奈地过着自己的余生。虽然有着辉煌的过去,比起那些在背后玩弄政治或者权术的人,他还是显得幼稚。正如上校的母亲曾经教训过的,她的这个儿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爱过别人,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爱,这种话,妹妹蕾贝卡早就当着他的面说过。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奥雷连诺,他浑身上下都腐烂了。当母亲这样责备奥雷连诺上校的时候,他痛悔地说,这是因为战争,战争把一切都毁掉了。

当然,除了被无端射杀、砍杀和暗杀外,小说中也写到了意外死亡的其它形式。喜欢并追求俏姑娘雷梅黛丝的年轻军官,因为求爱受阻,遭到俏姑娘的藐视而变得疯疯癫癫,在新年初一的莫名其妙地晚上死在她的窗下了。还有一个外来的绅士,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看一眼俏姑娘的容貌,但是就在他达成这一愿望之后,却陷入了痛苦而绝望的境地,以至于再也因思念而无法得到安宁,几年之后竟然在火车轨道上睡着了,被夜行的列车碾得粉碎。在一次骚乱中,有个人趁机在俏姑娘雷梅黛丝的肚子上摸了一把,回去后便对着人们夸夸其谈,吹嘘自己的英武和幸运,不料街道上冲过来一群脱缰的马,这个人不一会儿就被踩得稀巴烂。即使那烂如泥的尸体上,都能闻到俏姑娘身上的气息。而在雷梅黛丝洗澡的时候,另一个人悄悄爬上了布恩蒂亚家的屋顶,偷窥俏姑娘洗澡。当他瞅见俏姑娘的裸体,连气都喘不过来,而俏姑娘则提醒那个偷窥者小心,别掉下来,那人说只是想看看而已,俏姑娘接着若无其事地继续洗澡,当那个人乞求为她擦肥皂的时候,她拒绝了,因为觉得不需要,当他求她嫁给他并打算跳进澡池的时候,一声巨响,腐朽的房屋轰然倒塌,那个人撞破了脑袋,当场毙命。他脑壳里渗出的不是血,而是充满了俏姑娘身上的气味的神秘色油。加上前文提到的克列斯比,这种死亡形式可以归之为因爱或者欲望而死,上校的十七个儿子则因父亲的连累而死。在许多死亡中,都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如这个家族的第一代人即家族的创立者霍·阿·布恩蒂亚死时莫名其妙的黄花雨,霍·阿卡蒂奥死时流淌的血液给乌苏娜报信,而前文的因雷梅黛丝的魅力而死的人,他们的尸体上都带着俏姑娘身上的气息。而小说后面写到的梅梅(布恩蒂亚家族第五代)的情人毛里西奥·巴比洛尼亚之死,也是同样的笔法。当然,毛里西奥·巴比洛尼亚也同样死于非命。他是在和梅梅偷情的时候,中了枪弹而死的。同样令人惊奇的是,巴比洛尼亚生前每到一处,便有黄蝴蝶四处飞舞,自然他把黄蝴蝶也带到了布恩蒂亚家族的房子里。一天,梅梅在卧室里等待情人的到来,发现周围到处都是蝎子和黄蝴蝶,正当巴比洛尼亚揭开一片房瓦准备跳下来的时候,把门的警卫开枪打中了他,子弹嵌在了他的脊柱里无法取出,他躺在床上一直到死。经过此事以后,认为大丧门风的菲兰达——梅梅的母亲便把她送到了外地的一个遥远的修道院禁闭起来,直到老死在一个阴暗的医院里,她是在思念情人的过程中死掉的。

        在这些带有传奇色彩的死亡形式中,其中的黄花雨、流淌的血液、致命的气味以及黄蝴蝶,只是一种符号,一种象征,这些光怪陆离的符号,作者虽然并没有直接的情感表述,但情感判断已经在其中,现实也在其中。所谓魔幻,不过是一种以隐喻的方式来反映生活或者现实吧。(待续)

《百年孤独》解读之二:死亡叙事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