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百年孤独》解读之二:死亡叙事  

2016-09-01 08:23:45|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前)

阿玛兰塔的死就像小说中叙述她的爱情故事一样精彩。她似乎很早就知道自己将要死去,便开始给自己制作殓衣。尽管她已经年事已高,往事又不堪回首,但她仍然保持着自己老姑娘一样的孤独和高傲。笔挺、高挑的身材,似乎永远都穿着一件泡沫似的雪白轻柔的裙子。可以说,她的晚年就是在给自己织殓衣的过程中度过的。她一生都没有摆脱一个单身女人的孤独,或者说,她一生都在保持着自己的孤独,在孤独中生,在孤独中死。

就在妹妹预言自己的死期将至的时候,阿玛兰塔的哥哥——奥雷连诺上校却不自然地走到了妹妹的前面。奥雷连诺上校的真正死亡应该从他无条件的跟反对派妥协开始,那次协议相当于一次彻底的出卖,一次对自己和战友的彻底背叛。当儿子们一个个被暗杀,残暴的事件接连不断的发生,他没有把战争进行到底没有把把那些政治流氓清理干净的痛悔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当行尸走肉的他意识到自己再一次无能为力发动战争的时候,他不再关心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一头扎进小作坊,专心制作小金鱼。他坚持每天做两条,达到二十五条时,又把这些制作好的小金鱼在坩埚里悉数熔化,再重新开始制作,就这样反反复复。他始终保持着对任何东西都漠不关心,甚至与女性在一起的时候,也觉得躺在旁边的这个人是一个死人,他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爬上他的吊床的,尽管一个小时前这个女人还发誓说她至死都爱他,他统统都不记得了。那天下午,当一阵热闹的铜管乐器声传来的时候,他准备到栗树下去小便,突然间脑洞大开,想起了当初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但顷刻间,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他使劲地想着,试图努力想起点什么来,“像小鸡死的缩着脖子,把脑门扎在树干上,就一动不动了。”就这样,直到第二天早晨十一点钟的时候,他的侄媳妇圣索菲亚倒垃圾的时候,看到几只秃鹰在盘旋,才发现奥雷连诺上校已经死了。或许他是自杀的,这也不是没有理由。但不论怎样,这个人一生的英武、奋斗和无奈在时间的长河中终于消失了。终于在儿子一个个被暗杀之后,无奈地看着社会悲剧一连串的发生而自己无能为力只能通过反复制作小金鱼来打发无聊的晚年的上校,终于在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大家观看杂技表演的热闹中孤独地死掉了。他终于突破了自己孤独的“甲胄”,一生叱咤风云,纵横疆场,想建立自己所梦想的国度,却终于一事无成。就像他所说,在光荣的猪圈里打滚,最终还是困在这个猪圈里。在奥雷连诺上校的身上,展现了一个为成为其所是奋斗了多年却最终成为其所不是的人的悲剧命运。那么多年活活地看着自己在孤独和无奈中慢慢地烂掉,终于迎来的死的荣光,他终于解脱了。

全家甚至全国(尽管是表面)都沉浸在奥雷连诺上校死亡的哀痛气氛中的时候,布恩蒂亚家族难得的平静终于有所恢复,但阿玛兰塔的猝死又引起了新的惊慌。也许是因为自己最爱的哥哥的死去而悲伤过度,但奥雷连诺上校去世的时候,她并没有哭泣。多年来,像自己所爱的哥哥那样,老姑娘阿玛兰塔似乎也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俏姑娘雷梅黛丝升天,她没有哭过,十六个侄子(总共十七个,一个星期内被暗杀的是十六个,逃走的一个最后也被暗杀)惨遭暗杀,她也没有哭过。她的眼泪因爱情的伤心欲绝而早早地干涸了。

当人们在栗树下发现奥雷连诺上校的尸体时,阿玛兰塔帮着从树下抬走哥哥的尸体,给他穿上军装,梳理了头发,修饰了面容,甚至把他的胡子捻得比他自己一生荣耀时捻得还要好。在失去哥哥的哀痛里,过去那么多的痛苦和苦恼一下子好像消失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阿玛兰塔终于洞穿了哥哥奥雷连诺上校制作小金鱼的秘密和意义。外部世界只是她的身体的表面而已,她的内心则波澜不惊,已经没有丝毫痛苦的感觉。甚至,他打算把自己的死敌蕾贝卡搭救出她那孤独的外壳,在她看来,这一行为,“不是出于爱,也不是由于恨,而是深切地理解了她的孤独”。这个时候的阿玛兰塔心中唯有命运二字,不再有其它任何的顾虑和痛苦了。而在这个时候,在一个炎热的晌午,她看到了死神,死神还跟她坐在一条长凳上缝衣服。死神“一点儿也不可怕”,是个“穿着蓝衣服的女人,头发挺长,模样古板”,有点像在厨房帮她母亲乌苏娜干些杂活的皮拉·苔列娜。死神甚至还请阿玛兰塔替她穿针引线,并告诉了死亡的准确日期,并且说,阿玛兰塔的死亡,没有痛苦、忧伤,也不会恐惧。之后,死神走了。

知道自己人间的日子不多了,阿玛兰塔把自己的东西分发给了穷人,自己留下一身衣服和一双没有后跟的普通布鞋。还捎上了镇上的人给已死亲人的信件,答应把它们带到阴间,交给它们那些已经死去的亲戚。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阿玛兰塔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在闲下来的时候,还割掉了脚上的鸡眼。此刻走在死亡之途的阿玛兰塔和哥哥奥雷连诺上校的内心是一致的,孤独而平静。

这年的二月五号早上八点,阿玛兰塔在世间最漂亮的殓衣上缝了最后一针,就静静地躺着等候死亡。在等待死亡来临的时候,坚信自己内心纯洁的阿玛兰塔拒绝忏悔,拒绝了神父提供的所谓精神上的帮助,尽管她已经有二十年没有祈祷了,她依然坚持自己的意愿。只是在临终前,阿玛兰塔让母亲拿来了一面镜子,她“四十年来第一次看见了岁月和苦难毁掉的自己的面孔”,但这幅面孔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一样。她就像当初见到死神那样,平静地离去。

(乌苏娜曾经说过,这个家族的女人像母驴一样倔。就像执着于自己的爱情那样独一无二,阿玛兰塔的死亡也显得与众不同。在爱情耗尽了这个女人青春的同时,家族的不幸也耗干了她的其他感情,当情人们一个个消失,侄子们一个个遭遇不幸,岁月挖走了她的一切,她也像哥哥一样,徒具空壳。)

    奥雷连诺上校是大人物,所以死的时候全国上下开追悼会,但也仅此而已,作者的文字并不多,但在叙述阿玛兰塔的死亡时,却不惜笔墨,重笔描摹。我们所理解死亡过于抽象,似乎所有人的死亡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断气而已,以至于绝大多数人只关心现世,而不注重终极关怀,在小说里,死,变得与生同样重要,同样精彩,正是在死亡中,读者才看到了小说人物在生时所看不到的精神气质。(待续)

《百年孤独》解读:死亡叙事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百年孤独》解读之二:死亡叙事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扫描二维码,关注一点寒鸦,共享阅读的愉悦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