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日志

 
 

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我救赎*  

2017-08-25 20:15:55|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致良知:超越性存在

 

    牟宗三先生很多年前就认为,阳明学所思考的不是什么纯粹意识,而是更加本源的生命存在问题。其核心理念“致良知”的提出是与朱熹“格物致知”学说的失望相联系的。朱熹的思路,即作为主体的我,去到作为客体的物那里,学习、探究、体悟、修炼,汲取精华,臻于完善,从而达至天理。而王阳明的“致良知”,将此拦腰砍断。他认为万物皆生于我,无假外求。“万物皆备于我”,万事万物的意义和理则,不是依靠外部的观察、研讨、钻研得出,而是一个自身呈现、展现的过程。即“格物”是格不到的,只有通过自我的体悟,把良知召唤出来。所以说,它不是从外在现象中观察出来的,而是把人的“良知”从凡俗的现实中召唤出来,本质上说,它是一种人对于现实的超越性存在。

    也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是作为普通人或者海德格尔哲学中的“常人”出现的。这种普通人或者“常人”,就是我们的一般性存在。即沉浸在俗人的日常事务中,吃喝拉撒,愁房子,愁车子,愁票子。所以,作为俗人,想要“致良知”,就必须超越自我作为卑俗一面的存在,超越作为俗人或者“常人”的一般性存在的一面,这显然是有一定的难度。一个人一生中可以做许多好事,难就难在他能否坚持天天坚持做好事。一个人可以某段时间学雷锋,但困难就在于他能否天天学雷锋。但只要我们作为凡俗的人努力那么一点,也就是我们超越自己的体现。难就难在我们能否敢于去作为,去“致良知”,让“心”落到实处,并把它作为一种习惯。


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我救赎*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就我本人而言,凡夫俗子而已,读书也不过如龚自珍在《咏史》中所写到的“避席畏闻文字狱,读书只为稻粱谋”罢了,不敢自不量力而怀有任何兼济天下之心。一句话,小民而已。现实生活中的“我”,懦弱、卑怯,甚至有时候显得猥琐,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避之唯恐不及,斤斤于柴米油盐吃喝拉撒之中,不曾有英雄之梦。但一个人总是沉浸在一种猥琐的环境中,不免苟且。这种情况,如果只是个别人,尚无所谓,但若是一类人、一群人,甚至更多,那么,作为人的希望何在?

古希腊哲学家皮罗有一次在海上遇到狂风大浪,看到四周的人惊慌失措,他就指着船头一只正在吃食的猪,说天下此刻最新富德就是这头猪了,鼓励大家向它学习,因为它丝毫不为风浪所动。难道我们真的如这个故事中的猪那样的生活么!

作家阿城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亦是偶有颓丧,就到热闹处去张望女子。从根本上说,圣人也有凡俗之处。只不过不是常态而已。而如果“常人”的凡俗性成为常态,成为人的一般性存在,大家一个比一个凡俗甚至庸俗,一个比一个猥琐、卑怯、懦弱,世界就像一个巨大的猪圈,则作为人的希望何在?


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我救赎*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以上所讲,或许可以用文天祥的《过零丁洋》加以概括,“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这或许就是常态,人的一般性存在。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非得坚韧不拔之士,也只有常人超越了自己的一般性存在,就可以做到,这应是人的起越性存在。

所以说,人应是一种超越性存在,而不是沉沦为“常人”的一般性存在,他应双脚坚实地踩在大地之上,充分展现非凡俗的一面,也就是阳明学所说的“致良知”。

二 认识你自己

 

明白了什么是致良知之后,首先是认识自己的问题,即对自我的认识、自我定位的问题。只有对自我的认识明晰之后才能谈及实践的问题。认识你自己,这个曾经刻在德尔斐神庙上的神谕,是古希腊的经典名言。苏格拉底就经常用这句话来教育自己的弟子。一个人,只有当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以后,才有可能脚踏实地地做事。而如果不能很好地认识自己,则往往落于虚妄。

对于我本人,本质上属于普通人,再进一步,就是一名教师。教师属于知识分子,所以给自己定位的话,我首先是普通人,其次是一名教师,一个小知识分子,为什么加上“小”字,旨在强调它的普通性,凡俗性。即使偶尔有超凡之心,也不够分量。就像一个只有弹丸之地的国家,也想立于强国之列,没那种体量,无非是妄想。所以,不虚妄、不逃避、不埋怨、不妥协,做一个真实的人,把普通人做好,把老师做好,也就是人生最大的成功。这就是我对自己的定位。


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我救赎*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人生苦短,葡萄牙著名诗人佩索阿曾经这样写到:“除掉睡眠,人的一辈子只有一万多天。人与人的不同在于:你是真的活了一万多天,还是仅仅生活了一天,却重复了一万多次。”这里,显然突出人之为人而活着的意义和价值,阳明心学也是如此。

当然,作为凡俗之人自然也有苦恼,我自己也苦闷过、彷徨过、无助过、也无奈过;希望过、失望过,甚至绝望过;但“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才给予了我们”。正因为我们有时候很无助,才会有人伸出助人之手。

老子《道德经》中说,“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补有余”,虽然老子对当时的人道非常失望,希望回到小国寡民的状态,但人心变异的情况下回到此种状态,恐怕每个人都难以自保。

所以说,认识你自己,即对自己的定位很重要。而可能正是人们对自我的认识比较模糊,定位不清,才导致了自我的迷茫。当然自我的认识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其间的迷茫必不可免,但一个人若一生都在迷茫之中,则不免光阴虚度。然则什么才是光阴没有虚度呢?或许在我们的执着之下,密涅瓦的猫头鹰早就飞起了。或许还是苏轼在他的《水调歌头》中说得明白,“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成仙又有什么好,在人间跳一曲霓裳羽衣舞,胜似神仙了。

 

三 做你自己

 

    明白了什么是良知,以及对自我有充分地认识之后,下面就是如何做的问题,也就是致良知的最后一个阶段,实践的问题。我的体会是:做你自己。

   作为普通人,我是儿子、父亲、丈夫、朋友。那就摆正自己的位置,做自己该做的事,做自己喜欢的事。当然,做自己喜欢的事似乎没问题,那些无所谓喜欢或者不喜欢但必须要做的事,也必须去做,有时候,义不容辞。

作为老师,不得不说的是,随着传统教师的身份、地位等的变化,韩愈在其《师说》中所强调的那种“传道、授业、解惑”的功能发生了改变,而且师生之间也不再是古代中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师生关系。在价值日趋多元的时代,教师是一个光荣的职业,也是一个令人相当尴尬的职业。

所以,如何做好一名教师,本身就是一个没有固定答案的问题。对我而言,从事了近二十年的教学,也甚感困惑,但我愿意将自己不成熟的想法说出来,与诸位共享,欢迎批评。


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我救赎*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做好自己,做好自己心目中的老师,唯此而已。就以我教学这一个方面为例吧。在为本科生开设的课程中,我带的是外国文学。这门课,我想起自己上大学时所上的这门课,惭愧地说,现在我已经不记得那位老师的名字了,头脑中仅有一个很模糊的印象。而外国文学,除了看过的作品和基本知识外,好像什么也没留下。

所以,在我的课堂上,尽管对现在的学生有失望之处,我不想只是材料的罗列,按部就班地讲。我做的是,争取把他们内心中人作为人的一面召唤出来,人的尊严,人的独立,人的自由等等理念。或者至少在他们的记忆中像流星一样划过去,留下一刀。所以在课堂上,我曾对他们这样说,如果在你们三十岁以后,你突然某一天有所悟,原来当初老师讲的是这啊,作为老师,即使我们之间已经形同路人,也就心安了。


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我救赎* - 曲江夜雨 - 曲江夜雨


作为一个普通人,一名教师,做好自己就足够了,其它的,或许就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苏轼曾经写过一首词,《定风波》,或许大家更多的想到的是那首“莫听穿林打叶声”,今天,我想说的是另外一首,就以这首词来结束我今天的汇报。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首词有一个故事,苏轼因为“乌台诗案”牵连了不少朋友,其中有一个叫王定国的,被贬到岭南。他走的时候,他的一个歌姬叫柔奴的,毅然随行。后来王定国北归,与苏轼相聚,王便叫出柔奴劝酒,并赋歌扣弦而唱。后来苏轼问道,岭南那个地方,应该不怎么样啊。柔奴淡然回答,此心安处,即是吾乡,使苏轼大为感动。所以无论为人与为事,是不能想当然的,心安而已。


* 码字的人大多不愿意披露心声,他们喜欢将这些东西藏起来。因为培训任务的要求,必须写一篇结合自己实际情况的汇报,从而促成此篇,有诛心之嫌,呵呵。好在这篇即兴而成的东东中删去了许多细节,倘能一斑窥全豹,高手是也。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