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曲江夜雨

正因为没有希望,希望只给予了我们---本雅明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的并不遥远的乡下 (五)

2017-9-22 16:24:41 阅读14 评论2 222017/09 Sept22

花花是我母亲从外公家里带来的一只狗。母亲说,花花来的时候,是一只小狗崽子,白色的毛,耷拉着耳朵,眼睛里一股委屈的光。很可能她也不愿意离开原来的家。等到我知道这些的时候,花花已经是一只大狗,不再有那种委屈的光了。但后来我每次照镜子的时候,奇怪地发现,发出那种委屈的眼光的,却是我自己。

村子里很少有人知道我母亲是从哪里来的,是哪里人,直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跟她年龄相当的,基本上都已经过世了,即使她们还在世,也未必知道,她们只是好奇,我母亲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到了这个小小的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村子,而且一呆就是六十多年,再也没有离开过。并且每到逢节过年走亲戚的时候,母亲从来也不去,只是呆在自己的家里。直到现在,我每次回去探望她的时候,她大多数都会坐在门口的石墩上,看夕阳。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从学校回来,那是一个下午,夕阳刚刚落在院子里,一片昏黄,树叶都变成了金子。母亲坐在院子里织布,花花就在她的旁边卧着,她一边织布,一边好像在唱歌,我一句都没听明白,那好像是我从没听到的曲子,也没接触过的语言。

        妈,你刚才唱歌?

        嗯。

        那是啥歌?我怎么没听过?

        是我小时候,你外婆教我的。

        我想听。

作者  | 2017-9-22 16:24:41 | 阅读(14) |评论(2) | 阅读全文>>

那双被词语洗净的手

2017-9-17 17:11:44 阅读21 评论6 172017/09 Sept17

那双被词语洗净的手

葱根般修长

看不到一点血迹

雨,很悲哀

敲打着——

树叶、大地

和你的秃顶

不知内情的雾气

缓缓浮升

爬向语言造就的王国

上帝,正在打坐

他的后院里

一株蛇化作的树

含苞待放

那将是春天盛开的花朵

也是你祈求的福音

作者  | 2017-9-17 17:11:44 | 阅读(21) |评论(6) | 阅读全文>>

蟋蟀

2017-9-13 21:13:46 阅读8 评论0 132017/09 Sept13

每当我循声而至

你总会屏声静气

你的狡黠——

总让我以为

那是邻家的小男孩

调皮时的玩偶

那天,我终于看到你

客厅的椅子下

一个瘦小的黑影

正企图逃离

我捉住了你

放归小区的花园

但我时时犹豫不决

这个不速之客

总在某处——

独奏你的天籁

仿佛我的诗句

坐在格子里

遥望星空

作者  | 2017-9-13 21:13:46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用水清洗——

2017-9-7 21:45:31 阅读25 评论2 72017/09 Sept7

用水清洗——

          用肥皂擦洗

          用血液冲洗

          还是不行

你只好——,用钱洗

          最后,还有一招绝活

          用词语清洗

         于是,文字漫天飞舞如雪花一般

          终于,白了许多

          一种虚白

          虚脱的样子——

          剥皮的老虎一般

          瘫坐在椅子上

          冒着淋漓的大汗

作者  | 2017-9-7 21:45:31 | 阅读(2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喝的不少了——

2017-8-30 21:01:50 阅读20 评论0 302017/08 Aug30

喝的不少了——

不得不扶着你,离开

攀上天桥

夜,凉风正浓

拍打着你伏在栏杆上的背

吐吧——

把灵魂最好也呕出来

清醒清醒——

免得也馊了

你吐不出来

异样地笑着说——

烂在肚里子了

啤酒、鸭掌,还有文字

还有良知——

汽车尾气、尘霾

一起发酵——

作者  | 2017-8-30 21:01:50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我救赎*

2017-8-25 20:15:55 阅读23 评论0 252017/08 Aug25

一 致良知:超越性存在

牟宗三先生很多年前就认为,阳明学所思考的不是什么纯粹意识,而是更加本源的生命存在问题。其核心理念“致良知”的提出是与朱熹“格物致知”学说的失望相联系的。朱熹的思路,即作为主体的我,去到作为客体的物那里,学习、探究、体悟、修炼,汲取精华,臻于完善,从而达至天理。而王阳明的“致良知”,将此拦腰砍断。他认为万物皆生于我,无假外求。“万物皆备于我”,万事万物的意义和理则,不是依靠外部的观察、研讨、钻研得出,而是一个自身呈现、展现的过程。即“格物”是格不到的,只有通过自我的体悟,把良知召唤出来。所以说,它不是从外在现象中观察出来的,而是把人的“良知”从凡俗的现实中召唤出来,本质上说,它是一种人对于现实的超越性存在。

也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是作为普通人或者海德格尔哲学中的“常人”出现的。这种普通人或者“常人”,就是我们的一般性存在。即沉浸在俗人的日常事务中,吃喝拉撒,愁房子,愁车子,愁票子。所以,作为俗人,想要“致良知”,就必须超越自我作为卑俗一面的存在,超越作为俗人或者“常人”的一般性存在的一面,这显然是有一定的难度。一个人一生中可以做许多好事,难就难在他能否坚持天天坚持做好事。一个人可以某段时间学雷锋,但困难就在于他能否天天学雷锋。但只要我们作为凡俗的人努力那么一点,也就是我们超越自己的体现。难就难在我们能否敢于去作为,去“致良知”,让“心”落到实处,并把它作为一种习惯。

就我本人而言,凡夫俗子而已,读书也不过如龚自珍在《咏史》中所写到的“避席畏闻文字狱,读书只为稻粱谋”罢了,不敢自不量力而怀

作者  | 2017-8-25 20:15:55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回家的路——

2017-8-20 21:53:19 阅读21 评论0 202017/08 Aug20

回家的路——

就在那边的花墙的后面

那是——

蜗牛的家

把壳顶在脑袋上

就不用买保险了

别怕——

文字的痂

是不会掉下来的

新欢旧爱——

是谁的祭奠

英雄睡着了

蛾儿们——

继续失眠

蝼蚁那坚硬的爪

迅速地刨开虚掩的门

钻下地去

刚刚背转过身的王者

抖了抖肩——

落下一地的虱子

作者  | 2017-8-20 21:53:19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登五台山

2017-8-16 16:31:09 阅读21 评论0 162017/08 Aug16

穿着两只鞋子——

登上五台山

是的,两只鞋子

两只颜色不同的鞋子

两只鞋底薄厚不同的鞋子

听说,朝拜的时候

不可回头

可你说——

回头是岸

于是,我一再回头

看陡峭的石阶

看念念有词的男女

看佛殿前——

袅袅而升的浮烟

一对老年夫妇

蹒跚着爬上台阶

抱着百合盛开的花瓶

他们向我,打听——

大圆通寺

我们一起走到——

紧闭着的朱漆大门前

摁下门铃

一位双手合十的和尚

站在门里——

他们跨过门槛

虔诚而入

我,依旧站在门外

雨停了——

太过于静谧的地方

鸣蝉也不曾到来

就这样,穿着两只不同的鞋子

我踏进佛国

佛祖应该正在忙着——

准备客人们的午餐

* 带着母亲去山西旅游,临出发的时候,没有仔细检查行李,等到了五台山下,恰逢下雨,换鞋子登山的时候,才发现鞋子拿错了,拿了两双鞋子的各一只,还好,刚好是一左一右,就这样穿着两只不同的鞋子登了回五台山。苏轼曾有“此心安处是吾乡”之句,不免莞尔。

作者  | 2017-8-16 16:31:09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断 简

2017-8-12 9:28:33 阅读23 评论0 122017/08 Aug12

没有重逢的喜悦

或许,只是因为——

从来没有深情的道别

为别人准备的舞台

要么是看客。要么——

就是跑跑龙套

死亡,是一首练习曲

小提琴、钢琴,或者——

洞箫等等——

或许,不只是四音符

喜欢真相的人,必须——

首先习惯死亡

可正在诞生的虚无

披着文字的尸衣

在纷攘的大街上

裸奔——

它们是一种艺术

一黑一白

回忆已是未来

那张发黄的照片

在记忆的海洋里

搜寻哭泣时的声音

作者  | 2017-8-12 9:28:33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罗莎·奥斯兰德诗歌三首

2017-8-8 11:27:47 阅读31 评论3 82017/08 Aug8



钥 匙

我的钥匙

丢失了它的房子。

从一座房子到另一座房子,我搜寻着——

却无从打开任何一座。

最终——

我找到了那个锁匠。

我的钥匙——

正好打开了他的坟墓。



没有光能够温暖我们

他们来了——

扛着旗帜、枪炮。

射落所有星辰。

射落月亮——

以至我们的头顶再也没有光亮

没有光能够温暖我们

于是,我们埋葬了太阳——

那个漫无止尽的日食时期



光阴的尽头

战争结束的时候

光阴,也到了尽头

我们将再次徒步——

走过贝壳铺就的小巷

感受我们的唯一

和这个男人

也和那个男人,一起——

那会是精彩的一幕

倘若这样的事真的发生

那是光阴到了尽头的时候

罗莎·奥斯兰德(Rose  Auslander, 1901-1988)  ,罗德国女诗人。

作者  | 2017-8-8 11:27:47 | 阅读(31) |评论(3) | 阅读全文>>

鄂尔多斯草原之夜

2017-8-5 9:10:44 阅读20 评论2 52017/08 Aug5

残月,一泻千里

灯光,随着鼓点——

游走着

夹杂着人们的笑语

车灯照射的地方

一匹拖着长尾的马——

带着她的孩子

正在夜食

我摁下喇叭

也未能——

惊扰她那暴富的梦想

静寂的苍穹

晒干的墨迹般漆黑

或许,正是快乐扎堆的地方

还有千万只未曾归圈的羊——

满足着自己的渴望

如我,行走在月下

逃离了燥热和喧嚣

宁静未必依旧——

越逃越远,或许——

渊薮也只是近在咫尺

一条小河,泛着月光

淙淙流淌

或许,那是水——

因自己的欢乐而哭泣

作者  | 2017-8-5 9:10:44 | 阅读(2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陕西省 西安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所发均为本人原创。欢迎光临、欢迎交流。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